九是妄诞

内敛的深情
掌握太好的分寸
在旁人看来都是深不可测的冷漠吧

【白鹊】绕指柔

#只想写一个温柔的李白√#
#好像有点温柔的有点太过ooc了…#
#ooc严重!!慎看!!#
#私设巨多,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
#新人第一次发文特紧张#
#不知道算he还是be…#









  扁鹊第一次见到李白的时候是在自家茅草房后面的茅厕的旁边的栅栏外。

  当时他只是略好奇的去瞅了一眼,却没想到来人只是因为喝醉了酒而靠着栅栏呼呼大睡。

  彼时的扁鹊还是个大好孩子,有点傲娇的大好孩子,还没有变成以后那个冷性冷情的怪医。

  本着助人为乐的好精神扁鹊扶着李白回到了自家的茅草屋。

  当扁鹊将李白扶到肩膀上时,浓郁的酒香伴随着清淡的莲香传来,这让扁鹊有些恍惚。等反应过来不禁打了个喷嚏,扁鹊咋舌,这是得喝了多少。

  将李白安放在床上,扁鹊便忙活着煮醒酒汤。

  等他煮好醒酒汤回来却发现床上那人已然醒了。正揉着自己的额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在看到扁鹊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突兀道:“在下李白,不知仁兄名讳?”

  扁鹊并未回答李白,他将醒酒汤递给李白对他说:“喝了。”

  李白接过来一饮而尽。

  扁鹊皱皱眉,这人对任何人都是这么放心的吗?

  看到李白将醒酒汤喝下去,头也似乎不怎么疼了,扁鹊就下了逐客令。

  “阁下酒也醒的差不多了,鄙人要上山采草药,还请阁下离开这罢。”

  李白楞了一楞,随即痛快的回答道:“行,在下不多叨扰了,在走之前可否告诉在下仁兄的名讳?”

  “……秦越人。”

  “多谢,在下告辞!”

  但当天傍晚扁鹊采草药下山回家的时候又在自家栅栏外看见醉倒的李白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扁鹊自然又将李白带回了家,第二天请他离去。李白也痛快的答应。

  但此后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扁鹊都在自家的栅栏外看见醉成一滩的李白。

  最后的结果是李白心安理得的住在了扁鹊家。

  扁鹊表示家里多了一个麻烦,李白成天不是喝酒就是舞剑,舞剑倒还有些看头,但是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李白是在喝酒的。

  有时候酒没了来不及去镇上买,李白甚至会偷喝他的药酒。

  哦,顺带说一句那药酒是他用蛇和蟾蜍泡出来的。

     李白好烈酒,上等的烈酒。自然花费也是极大的。

  扁鹊表示自己的存款越来越少了,每日给人诊治的钱还不够李白喝酒用的。

  扁鹊开始学着酿酒,他把开春的桃花摘下来用作酿酒,还被李白说是“辣手摧花”。

  行,他忍了,为了自己的腰包。

  但是当李白对他的桃花酿赞不绝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也许不止是为了自己的腰包。

  从此扁鹊的存款再也没少过。

  某一日,扁鹊在桌边整理药材。突然后背被人拥住,清冽的酒香带着淡淡的莲香包围了扁鹊,李白凑到扁鹊的耳边轻轻的喘着:“越人…我好难受…”全是扑鼻的酒香。

  扁鹊拿着草药的手一抖,随即面不改色的道:“你又偷喝我的药酒了罢,那是另一种引发@×*#&%$…的药酒,简称春药。给山下村里大黄交配用的,我屋后有个湖,你投个湖冷静一下罢。”

  投湖回来的李白表示再也不随便偷喝扁鹊的药酒了,他在偷喝之前会分辨好哪种能喝哪种不能喝的。

  李白长得人模狗样的,肆意潇洒的性子配上他那容貌,引得附近的闺中少女春心荡漾。整日整日李白哥哥的乱喊。

  有时候还会找到家里来。

  扁鹊一边开方子一边忍受着屋外女孩子们的吵闹声与李白的大笑声。

  终于在第121次写错的时候扁鹊怒了。

  屋外李白跟女孩子们聊的很开心,蓦得扁鹊房内传来一声大吼:“闭嘴!”

  李白笑的更开心了。

  李白喝醉呼呼大睡的时候,负责照顾他的扁鹊有时候会看着他的那张脸晃神,扁鹊终于知道李白为什么这么受人欢迎了。

  只是有一次,他在看李白入神的时候听见李白略带调笑的声音:“小医师这么盯着在下,莫非是爱上在下了?”

  这样说的李白后果是三天没有酒喝。

  李白表示再也不调戏小医师了。

  李白很少喊扁鹊的名字,大多数都是喊小医师。

  只有个别情况,比如喝错了药酒的时候。

  扁鹊也甚少喊李白名字,通常都是“喂”“你”“那个吃闲饭的”这样的称呼。

  李白对此很伤心,某一次扁鹊又对着李白喊“喂”,李白按耐不住了,扳过扁鹊的肩膀对他道:“我叫李白,字太白,以后喊我太白罢,小医师。”

  扁鹊没喊过几次太白。

  只有在床笫之间的时候被李白弄的求饶的时候才会喊上一声太白,每次李白听见扁鹊这样喊他他总是忍不住缴械投降。

  对此李白觉得很丢脸。

  哦你问作者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大概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吧。

  扁鹊有个师父叫徐福,李白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当李白想要告诉扁鹊小心他师父的时候总想起扁鹊看见徐福时脸上雀跃的表情,到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李白想算了,反正自己能保护好自己的小医师。

  李白终究还是没能保护好扁鹊,徐福欺骗了扁鹊,找人把扁鹊活埋了起来。

  当李白慌张的找到扁鹊的时候扁鹊眼神空洞的躺在深坑里,任由雨水冲垮了泥土在他身上留下道道肮脏的印记。

  李白有些慌,他不顾滔天的大雨,不顾肮脏的泥土,他用自己最宝贵的剑把扁鹊挖了出来。

  李白嘴唇略微有些颤抖,但抱着扁鹊的手坚定如斯,他不住的对着扁鹊说:“没事,没事了越人,别怕,我在。”

  虽说是救回了扁鹊,但是扁鹊受伤太过严重,李白几乎找了全长安的医生,也无法救治扁鹊。

  最后李白将要绝望。直到一个人找到了他。

  来人说他可以救扁鹊,代价是一段记忆。
  
  李白想也没想的答应了,大不了自己的记忆随便他拿。

  却没想到来人要的是扁鹊的记忆

  而且来人拿走的,是扁鹊关于李白的全部记忆。

  来人告诉李白,如果扁鹊想起来他,脑内的积血满溢,扁鹊会死。

  所以李白第二天就离开了扁鹊。

  不过李白觉得自己的小医师能健健康康的活着是对自己最大的恩赐了。

  即使扁鹊外表,性子变了李白他也不在意。

  他可是自己的小医师啊,变的再怎样那又如何?

  直到他们一同去了王者峡谷。
  敌对的双方。
  肆意的刀光剑影反称着李白肃杀的脸。
  他刷刷的带出一道道的剑光,解决了身边一人。
  垂眸,抹去剑上沾染的血渍。
  李白淡淡道:“你们一起上吧。

  随手挽了个剑花的李白抬起头来,他看见了扁鹊。
  扁鹊认得对面那人。

  传说中的青莲剑仙李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果然很是厉害。
  扁鹊低下头拉了拉围巾,将自己的脸往下埋了埋。
  他不知道李白现在正在看着他。
  扁鹊周围的队友被李白的狂妄激怒。
  联合起来攻打着李白。
  却见李白弃他们不顾,直奔扁鹊而来。
  扁鹊旁边的赵云大怒,王者峡谷唯一的奶爸死了那还得了。
  赵云一把枪舞得虎虎生风。却依旧抵不住青莲剑仙李白的剑。
  李白来到了扁鹊的面前。
  他的小医师啊,还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
  而他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扁鹊以为他要来杀自己。一瓶毒药精准的丢在了李白的身上。

  滋滋作响的声音提醒着扁鹊毒药正在发挥着它的作用。

  在李白身后扁鹊的队友也将各种技能砸在了李白的身上。

  李白没有任何的抵抗,他只是有些难过的看着扁鹊。

  嘴唇上下开合着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想起当年那人的叮嘱。

  所以他只好冲他笑。
   “在下李白,不知仁兄名讳?”
  扁鹊没有回答李白。
  他眼神凉凉的看着他。

  李白却有些慌张道:“在下并未…并未有什么不良居心,只是…只是…”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一口污血截住了他所有的言语。

  而心底深处的那一声越人被他堵在喉咙里辗转了千百回却仍旧没有喊出口。

  最终随着他越来越低的血量渐渐湮灭。

  “砰”的一声,李白砸进了扁鹊的怀里。连带着扁鹊一块倒在了地上。
  入鼻全是浓郁清冽的酒香和淡淡似乎闻不到的莲香。

  好熟悉。
   “太白……”是谁?

  扁鹊伸手推开李白,他站起来摸摸自己的眼角,些许的湿润,大概是李白的血不小心滴到自己脸上了罢。
  队友纷纷走进问扁鹊有没有受伤,扁鹊拉了拉围巾,回答道他很好。
  
  他很好。
  谢谢。
  
  并非什么偶然,也不是什么巧合。

  只是那日闲来无事,李白大中午的一个人躲在树上喝酒。

  拔开酒塞,灌下一口酒的李白微微满足的眯了眯眸子。

  却在下一秒惊觉树下有动静。李白探头朝树下看去。

  只见一黑衣青年抱着一只狐狸,那狐狸似乎受了伤,被绷带包裹住的前爪有些细小的痉挛着。青年小心翼翼的将狐狸放下,他抚摸着狐狸的头部,翠绿的眼睛有些心疼的眯起,道:“下次小心点,别又不注意掉到猎人的陷阱里。”

  狐狸呜咽几声,用头蹭着青年的手。
  青年显然很受用,脸上的表情愈发的温和。
  正午的阳光穿过稀稀落落的树叶,无数的光点雨也似地砸在李白和树下青年的身上。
  
  待得青年越走越远,李白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下意识的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汩汩的酒液声终于唤回了李白的神智。
   他收回身子靠在树枝上,微笑着仰头闭眼接受着风的吹拂。
  李白想也许是阳光太过温柔,又或者是这极烈桂花酿。
  要不然,他怎么有些醉了呢?






#排版是什么我不知道#
#贼多私设#